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精選話題工具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丹尼士文摘 | 16th Jan 2009, 11:17 | 書摘(丹尼士文摘) | (6735 Reads)

「人生不會因為有手有腳就變得完美,也不會因為身體的殘障就注定了不完美。」

「殘障只是我身體的特徵,沒有必要為身體上特徵而苦惱。奇妙的身體,是上天送給我最有創意的禮物。」

「我相信每個人絕對都有『自由該扮演的角色』。」

「既然有殘障者做不到的事,應該也有只有殘障者才能做到的事。」

「殘障只是我身體的特徵,沒有必要為身體上的特徵而苦惱。」

「『先試試再說』向來是我的專長。」

「『怎樣活下去』這個問題,直接關聯到『想成為什麼樣的人』、『什麼是最重視的東西』這些問題。」

「縱使有了金錢和地位、名譽,也不見得能過美好人生。」

「不管有沒有殘障,每一個人都很重要。」

「如果能肯定自己的存在價值,自然也能肯定別人的『個人風格』。」

下列文字摘自《五體不滿足》 
 
01. 真正的嚴格,就是真正的慈愛。(p.024)
02. 即使是一點點的善意,也變得刻骨銘心,人的善意好溫暖。平常慣於接受同學和老師的照顧,早已快忘記什麼是感激,這次的體驗對我來說也許是一劑良藥。(p.056)
03. 互助合作的社會瓦解已久,能夠重新建構那種「血脈相通」社會的救世主,說不定就是殘障者。(p.090)
04. 打開畢業紀念冊,穿著八號球衣的我正在露齒微笑,這張笑臉,是大家送給我的珍貴禮物。(p.102)
05. 我一方面否定戀愛和殘障有關,同時卻也不得不承認,心理多少有這樣的想法,這是複雜的「少年心事」。(p.128)
06. 不過,我認為這時最重要的是「不用殘障當藉口」。愛情幻滅傷心時,浮現腦中的第一個念頭,或許的確是「殘障」。(p.129)
07. 人就向一滴水,一滴水如果若到大海裡,渺小的無人察覺它的存在,可是大海,就是由這每一滴水組成的。人也是一樣。現在的你,或許覺得少一個人,也沒什麼大不了的。然而,這個世界就是由每一個人組成的。如果這麼想,你就會覺得每個人都有它的價值,是寶貴的「生命」。(p.154)
08. 「有像太平洋一樣寬闊的胸襟,能夠匡正社會」,我沒把握是否能成為一個這樣的人,不辜負這個名字,不過我的確受到許多人的關愛,才能有今天的我。我對這個名字感到驕傲。(p.255)
09. 殘障固然不便,但絕非不幸。──海倫‧凱勒(p.271) 


簡介:
(一)乙武洋匡
一九七六年生,牡羊座,東京人。東京都世田谷區用賀國小、國中、東京都立戶山高中畢業後,考上早稻田大學政經學系。
「既然有殘障者做不到的事,應該也有只有殘障者才做得到的事。上天是為了叫我達成這個使命,才賜給我這樣的身體。」
因為有這樣的使命感,考上早稻田大學後,他親自上書校方,提出改善對殘障者不便的設施,並加入學校周邊商店及社區的改造活動,更積極到各學校團體,甚至國會演講,以實際行動推動「無障礙空間」和「心靈無障礙」的公益活動。
由於行情看好,日本電視台TBS今年春季,更邀請這位日本人氣最旺的作家,負責企畫、主播「新聞的森林」節目。

(二)日本人---乙武洋匡,剛出生時,就被醫生判定為「先天性四肢截斷症」。換句話說,他出生了,手腳卻沒出生。醫院擔心剛生產的母親無法承受如此沈重的打擊,以嬰兒黃膽嚴重為由,不讓母子相見。

直到一個月後,院方做了週全的準備,才讓母親與乙武洋匡見面。沒想到樂天知命的母親,在見到他的一剎那,脫口而出的一句話竟是:「好可愛啊!」,完全出乎在場所有人的預料。她的心情不是驚訝、悲傷,而是喜悅。母子的第一次接觸,對乙武洋匡的一生產生了無法計量的影響。

從小長得像玩具熊寶寶的乙武洋匡,頗受鄰居的歡迎。他的父母從不認為他是殘障者,不但帶著他到處跑,還將他送進一般的學校。他們不刻意幫助他做任何事,養成他不依賴人的獨立個性。

幼稚園時期的乙武洋匡,是個典型的孩子王。上了小學後,原本依靠電動輪椅來去自如的他,遇到了自願擔任他級任導師的高木老師。為了避免乙武洋匡因為坐電動輪椅產生優越感,及喪失鍛鍊體力的機會,高木老師禁止他乘坐。老師認為:「現在當然可以儘量寵他,但他遲早必須獨自生活。而我的職責,就是替他考慮他的將來。」

老師的這項決定是正確的,因為乙武洋匡就讀的國中、高中及大學的殘障設施都不齊全。他唯一的選擇就是把輪椅停在樓梯下,然後用腳(或臀部)上下樓梯,並且在校舍之間來往。乙武洋匡長大後,每當想起高木老師,就體會出「真正的嚴格就是真正的慈愛」這句話的意義。

與一般正常小孩一樣,乙武洋匡最期盼的就是下課時間,體育課則是他的最愛。他喜歡打籃球、棒球、桌球、游泳及爬山。在從事這些運動的過程中,他從未受到排斥,同學甚至於為他設定他專用的「乙武規則」,使他能持續對運動的興趣。上中學以後,他還加入籃球隊。靠著自創的「超低空運球」,常能直搗敵陣,並且立下戰功,令對手嘖嘖稱奇。

父母的放任及信任讓乙武洋匡逐漸長成獨立而有自信的人。也正因為如此,他竟然不曾察覺自己的殘障,直到過了二十歲,面臨就業問題,他才發覺自己與別人大不相同。別人眼中的他,也許可憐又可悲,但是他從不這麼想。

他認為,既然上天給了他這麼獨特的身體,這個身體就是他的特徵,也是他的長處。如果他不發揮這個長處,去做只有擁有這種身體的人才能做的事,那豈不是太浪費了?就讀小學時,當他知道「特徵」及「特長」的差異後,他在作自我介紹時,不再寫「特徵:沒有手腳」,而改成「特長:沒有手腳」。因為「特徵」只是代表不同,「特長」卻是與他人不同,「特別優秀的部分」。

「既然有殘障者做不到的事,應該也有只有殘障者才做得到的事。上天是為了叫我達成這個使命,才賜給我這樣的身體。」因為有這樣的使命感,考上早稻田大學後,他親自上書校方,提出改善對殘障者不便的設施,並加入學校周邊商店及社區的改活動,更積極到各學校團體,甚至國會演講,以實際行動推動「無障礙空間」和「心靈無障礙」的公益活動,以寫作與演講,讓社會得到不同的聲音。

很多人看到乙武洋匡如此開朗、幽默、風趣,不禁懷疑他難道沒有沮喪或是低潮的時候?沒有人相信像他這樣一個重殘的人會如此地快樂,而且快樂得令人嫉妒。可是乙武洋匡真得很快樂,而且他很愛自己。他承認身體殘障的人一定會有痛苦及無數的傷心經驗,但他把這些都當做是「別人家的事」,全然不放在心上。

對乙武洋匡而言,幸運及幸福都是周遭的人所賜,如果失去了他們,他的人生將是一片黑暗。乙武洋匡之所以有今天,他確實有比一般孩子幸運的地方,因為他有一對很棒的父母。他的父母只希望他能與與常的孩子一樣,活潑快樂地長大,乙武洋匡做到了。他不但一天天長大,而且長得比一般人更健康,不在他的軀體,而在他的心智。

他說「殘障只是我身體的特徵,沒有必要為身體上特徵而苦惱。奇妙的身體,是上天送給我最有創意的禮物。」他認為:「人生不會因為有手有腳就變得完美,也不會因為身體的殘障就注定了不完美。」但是人生如果可以重來,他倒想過一過四肢健全的日子。原因無他,只因為他已充分體會了「五體不滿足」的日子,換一種生活過過看也不賴。

如今的他是日本早稻體大學四年級的學生,也是作家及記者,他還積極到各地去演講,推動「無障礙空間與心靈」的公益活動。他以樂觀當做雙手,以自信當雙腳。他從不貶低自己,他絕不虛度生命中的每一天。

若問乙武,人生最重要的一件事是什麼?他的回答是:「活著的尊嚴」。而他存在的本身,就是對生命的禮讚與鼓舞。這就是乙武洋匡,一個把悲劇演成喜的天才。明年他還會來到台灣,那是的他將以喜劇演員的身分與大家見面。我相信他一定得到,讓我們拭目以待。

PS:乙武洋匡的名字「洋匡」的意思是:有像海洋一樣寬大的胸襟,能匡正社會,而他也真的「名符其實」,沒有以自身的殘障為藉口,比別人付出多倍的努力,讓他不只是在學業出色,跑步、游泳、籃球等球類運動,他也能得心應手,是學校的風雲人物。

 

**丹尼士網上二手書店**阿濃**阿寬**岩井俊二**區樂民 **艾火 **畢華流 **赤川次郎**池田大作**